首页 > 社会万象 > 正文

金正恩来信之前 文在寅错过了哪些平壤之行?
发表时间:2018-02-10 21:11:5802:39   来源:本站    点击:3265312

摘要:暮气沉沉,暮江吟 白居易,暮光堡垒入口,慕色天使,护国军魂传奇,护国大将军,冴岛香织
原标题:金正恩来信前,文在寅错过的平壤之行周末传来大消息,金正恩提出与文在寅举行首脑会谈。2月10日,文在寅在青瓦台接见朝鲜代表团时,金正恩特使金与正向文在寅亲手递交了金正恩的亲笔信。金与正还传达了金正恩的口头邀请,表示“金正恩委员长有意在近期与文在寅总统举行会晤,并邀请您在方便的时候访问平壤”。△金与正向文在寅递交亲笔信文在寅表示,“我们可以一起努力,为成功会晤创造条件”。 据了解,韩国政府计划在经过内部讨论后,再对金正恩提议举行韩朝首脑会晤的方案给出正式答复。这意味着时隔11年之后,文在寅将有机会踏上平壤。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听到消息就赶紧翻了手头的文在寅自传《命运》。上一次首脑会谈是2007年10月,时任韩国总统卢武铉跨过韩朝军事分界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会见。文在寅当时是首脑会谈准备委员会委员长,书中详述了为何那次他没能跨越军事分界线。以下为书中内容摘编。赴阿富汗解救人质错失赴朝机会我在秘书室室长期间,最大的一件事就是2007年10月的韩朝首脑会谈。2005年6月,在“六一五共同声明(注:2000年6月15日,时任韩国总统金大中访问平壤,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日举行首次南北首脑会晤,并签订了历史性的《南北共同宣言》。)”五周年到来之际,总统派统一部部长郑东泳作为总统特使前往平壤面见了金正日委员长。总统还附上了亲笔书信,表示“访问朝鲜的郑东泳是代表我本人的全权特使,请您开诚布公地与他商讨”。当时,郑特使转达了总统的意思—为了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应尽早重新启动六方会谈,在此基础上,希望实现韩朝首脑会谈。当时金正日委员长心情非常好,说一旦时机成熟就拟定日期。终于,2005年9月,六方会谈发表了旨在解决朝核问题的“九一九共同声明”,我们满怀信心地期待不远的将来朝鲜方面能够传来关于首脑会谈的回音。但是布什政府刚刚缔结了“九一九共同声明”,接着就冻结了朝鲜唯一的交易银行账户。韩朝首脑会谈就此被搁置了起来。△2007年5月,卢武铉与文在寅2006年11月,金万福就任国情院院长,他向总统表达了自己想要促成韩朝首脑会谈的决心。总统嘱咐他不要太有负担,不要超过可承受的范围。2007年6月初,在我方主导的构想下,朝鲜账户问题得以解决。金万福院长趁着召开韩朝部长级会谈的机会,对朝方首席代表表示:“我方有意派遣特使以商讨韩朝首脑会谈有关问题。”传递了会谈信号。起初,白室长(安保室室长白钟天)与金院长的意思是一旦收到朝鲜回信,就派我作为特使访朝,我说最好视情况而定。有消息说要到7月底才会有某种联系,因此我们从7月中旬开始就满怀期待。随后7月底,朝鲜方面传来同意会谈的消息。可是我得负责解决阿富汗人质问题,于是就改派金万福院长前往朝鲜。让总统接受步行通过军事分界线的建议会谈决定下来之后,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总统应该以何种方式去朝鲜。金大中总统在“六一五首脑会谈”时乘坐飞机前往朝鲜。他在机场与前来迎接的金正日委员长握手的场面,成为那次首脑会谈的标志性场景。我们想要选择一个能够促进韩朝关系良性发展的方法,最奢侈的想法就是修铁路。当时铁路已经通到了开城,货物可以通行,但是人员还不能够通行。如果总统能够坐火车前往朝鲜,那么韩朝才算是名副其实地将中断多年的铁路重新连接起来了。朝鲜方面也充分地表现出了谈判的诚意,他们强烈推荐铁路这一方式。但是他们说开城以北至平壤的线路不太通畅,短时间内难以修复。无奈之下,我们达成一致意见:将来北京奥运会时,韩朝共同助威团将通过铁路前往朝鲜。对此,我们感到很满意。剩下的就是陆路交通了。如果总统从陆路越过军事分界线,在朝鲜居民的注视下,总统车队能够前往平壤,这也是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但问题是,总统坐着专车越过军事分界线的场景过于波澜不惊。即使有人建议加上一个场景一总统在越过军事分界线,离开之前对国民发表演说—也还是不能改变越过分界线时的平淡之感。我们为此很是苦恼。负责对朝接触的事务协议小组礼宾行政官吴城录提出了一个好主意—让总统步行通过军事分界线。△卢武铉夫妇踏上黄线这个主意的绝妙之处就在于它完全颠覆了此前的思维方式。很多人问道:“军事分界线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样?周围有没有铁丝网之类的?”吴城录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条被封锁的道路,具体哪里是军事分界线也说不清楚。”于是人们又问:“那怎么样向大家展示总统步行通过军事分界线的场面呢?”他答道:“可不可以取得朝方的理解,临时在地上画一条线?”又有人继续追问:“朝方会理解吗?”他说:“虽然还没试过,但从谈判过程中朝鲜方面的态度来看,他们还是很配合的。”我心里想:就算谈不拢,可以委托国情院院长与朝方的统一战线部部长进行商讨,这个问题应该可以解决。于是我们决定就用这个方案。剩下的问题就落到总统身上了。总统多次强调出发时不要搞任何活动,听到活动建议他还会斥责。所有人都担心总统不同意,事实上礼宾秘书官吴长浩曾提前向总统透露过这个想法,但是遭到了训斥。无奈之下,大家决定让我扛起这个重任。总统参加实际工作会议时,我报告说:“我们已经就此与朝方达成了协议。”总统万般无奈,这才接受了这个建议。所幸后来朝鲜方面也确实同意了临时画线以及步行通过军事分界线的方案,让我免予“虚假汇报”的罪名。看到总统离开后站在黄线合影留念当天,总统夫妇步行越过黄线的一幕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统在黄线之前发表了内心的感想:“我现在以总统的身份跨过这条禁忌之线,我去了之后一定会有更多人去,将来这条禁忌之线一定会逐步消失!”之后,总统就在这条线之前向前来送行的我们挥手道别,越过黄线前往北方去了。我们站在南面,看到了北方人民手拿鲜花热烈欢迎总统夫妇的场面。总统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后,有人提议:“我们也踩一次军事分界线吧!”我们小心翼翼地站在黄线上,合影留念,然后迅速离开。△翻拍自《命运》总统步行越过军事分界线的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军事分界线用黄色油漆标示非常鲜明,电视上一直重复播放着当时的场景到总统访朝归来。从朝鲜方面传回其他最新进展之前,几乎只播放那一个场面。赴朝访问团一行也说,他们到了平壤百花园招待所,打开电视一看,全都是这个场景,大家感慨万千。不仅是韩国媒体,世界各大媒体的实时新闻也都连续播放这个场景。总统跨过黄线的场面确实成了向全世界展现“一O·四首脑会谈”的代表性画面。总统回来后,对这个场景也非常满意。后来表彰“一O·四首脑会谈”有功人员时,青瓦台方面的受表彰者就是最先提出这个主意的吴城录行政官。吴行政官从总统手中接过了“勤政表彰”,说:“这是整个家族的光荣。”我作为总统的参谋,能够参与到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幕中,又何尝不是我永远的骄傲呢!“我心里何尝不想跟总统去平壤”其实,我心里何尝不想跟总统去平壤,亲眼见证会谈的举行呢?但是我作为首脑会谈准备委员会委员长,必须得全程负责两位首脑要商讨的议题、共同声明、协议书的内容事项,做好各方面的准备工作。而且,在总统访朝期间,我得留守青瓦台,十分无奈。我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以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状况。在紧张与激动交织的日子里,我时刻绷紧神经,关注着从朝鲜方面传来的任何消息。我记得好像是在首脑会谈达成协议之前的几个小时,安保室室长白钟天传来了截至当时与朝鲜方面达成的实际工作协议草案。我读了之后觉得会谈成果斐然,就让秘书把草案的内容稍作了修改。△卢武铉和金正日签署韩朝共同宣言后共同庆祝我对白室长嘱咐道:“回来的时候务必前往开城工业园,可以的话,与金正日委员长一起,不行的话至少也要和金永南委员长一起,这一点必须执行!”几个小时后,最终协议出来了。我们在各个领域里想要推进的议题大部分在协议上都有所体现,我真想找个没人的地方高呼“万岁”,我真的是太感慨了,我们那些近乎奢侈的想法几乎都实现了,如果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没能实现“首脑会谈的定期化”。事实上,总统从一开始就觉得定期会谈不太可能。我预料以后的政府在处理韩朝关系上肯定比不上我们,所以我觉得只有把首脑会谈固定下来,才能防止韩朝关系出现倒退。我把自己的想法汇报给了总统,同时也仔细叮嘱白室长、金万福院长,但最终还是很遗憾。他们回来后,我问为什么没成,他们说我方提出来了,朝方面露难色。朝方说,如果将首脑会谈长期固定下来,那么韩朝就应该交替出访对方,但金正日委员长还不适宜访韩。如果由金永南委员长代行出访,韩国方面一定会批评说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首脑会谈。总之,金正日委员长不喜欢有“下次该轮到自己访问首尔了”这种压力。我心想,那我们可以跟他们商量:只要朝方愿意,永远都由我们赴朝会谈也可行啊!但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来源| 文在寅自传《命运》(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校对| 项战
分享到:
 
收藏

专线vpn
备案信息